西安4公里村道装700盏路灯 最小间距不足5米


0
Categories : 亚搏体育平台

原标题:4公里村道装700盏路灯

近日,市民武先生到西安市长安区细柳街办姜仁村办事时,发现村东新安装了很多路灯,可这些路灯的间距只有几米。他认为,路灯设置得如此密集太浪费资源了。

路灯间距多则10米左右

最小不足5米

5月2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姜仁村,看到新安装的路灯都集中在该村村东口附近。从祝秦路上的长安区第四中学向北,几乎每一条小路上都安装了路灯,华商报记者通过测量发现路灯的间距大多都不足10米。

在姜仁村村东有一个写着“姜仁东村”的牌楼,牌楼向西是通往姜仁村的村道,从牌楼向西到村口约500米,该村道南侧共安装路灯80多盏,每盏路灯的间距都在5米到6米,很多村民外出都要经过这条村道,因此路上的行人较多。牌楼向东是一片树林和农田,有一条村道通往姜仁村村东的一片厂房,该村道长约600米,宽约5米,路两侧均安装了路灯,总共110多盏,间距10米左右。22日下午5时许,华商报记者在这条村道上观察了十几分钟,只有两辆电动车通过。

华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几乎姜仁村村东的每条村道都安装了同样的路灯,路灯的间距多则10米左右,最小间距不足5米。另外,这些路灯均为太阳能发电,但个别路灯的太阳能板都被树叶挡住了,不知是否能正常发电。

每盏路灯1900多元

村民集资购买

住在村东头的一位村民说,路灯是4月安装的,由部分村民集资购买。安装后村民出门方便了很多,至于路灯的间距问题都是村干部决定的。该村民还透露,村里都在传村东的田地很快就会被纳入征地范围,如果真的征地了那些路灯应该也会赔钱的。

根据“陕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规定,征收耕地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标准补偿。征收其他土地的房屋和其他地上附着物,根据用途、结构、使用年限等因素确定类别、等级和补偿单价,由设区的市(地区)人民政府规定具体计价标准。

对此,细柳街办表示,路灯是村里安装的并不需要向街办申请,因此关于路灯的事情街办也知道的不多。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姜仁村村主任,他称村委会只知道路灯是村东组集资安装的,具体的事情要问东组的组长,随后记者联系上姜仁村东组组长郑先生。

郑先生说,村东安装路灯是经过村民代表商议后决定的,由村民集资购买,最少每户2000元,村东约4公里的村道上共安装了约700盏路灯,每盏路灯造价1900多元,安装路灯的目的就是为方便村民夜间出行。对有人认为安装路灯是为征地赔偿款的说法,郑先生予以否认。他说,路灯设置得比较密集是考虑到路灯的使用寿命,村上会尝试分批开灯的方式以延长路灯的使用寿命。

昨晚9时许,华商报记者在姜仁村村东看到,该村的路灯并不是全部点亮的,而是只点亮一半,每隔一个路灯点亮一个。华商报记者在牌楼以西的村道观察约半个小时,只有两人从此经过。

姜仁村到底是不是要进行征地拆迁?记者多方求证,未得到明确说法。

农村太阳能路灯间距一般25米

对于姜仁村村东设置的路灯,住在附近的杨柳村一村民表示,大城市的路灯都没那么密集,更别说一到晚上就没啥人的农村了,他们装那么多路灯简直太奢侈了。

西安一家太阳能路灯生产、销售企业的业务经理表示,农村使用的太阳能路灯一般都是6米的灯杆,对于6米灯杆来说,最合适的间距是20米,实际操作中一般都在25米左右。

昨日,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市城市照明管理处设施科了解到,城区路灯间隔一般是40米左右,如果是人流量比较大的区域可缩短至30米。至于农村自行安装的路灯,管理处无权干涉,而太阳能路灯亮度、灯杆高度和市政路灯也不同。华商报记者 张成龙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