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能源大臣:核电有望成中英能源合作新赢家


0
Categories : 亚搏体育平台

在未来数年内,英国将会致力于推动新核反应堆的建设,我们相信中国将会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安布尔·拉德

2015年5月,英国首相卡梅伦成功连任,保守党迎来了自1997年以来首次单独组阁。5月11日,安布尔·拉德受卡梅伦任命接替爱德华·戴维,成为英国新一任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成立于2008年,是英国政府中专门负责能源与气候变化问题的部门。作为履新不久的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安布尔·拉德是英国该部门的首位女性领导,也是该部门的首位保守党领导者。

7月31日,在抵达中国的第二天,在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等密集的会面后,这位英国能源领域的领导者在英国大使官邸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

安布尔·拉德表示:“我之所以在5月的大选结束后这么快就来中国访问,首要目标就是与中方沟通,希望确保在巴黎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一个广泛的协议。”今年12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下称“巴黎气候大会”)已经进入倒计时,会议将讨论一个非常有雄心的协议,它意味着必须在196个国家之间达成共识和一致。因此,与中国协调气候变化议题,是她此次访华的最主要目标。

安布尔·拉德今年53岁,是英国保守党党员。她的商业从业资历深厚,从爱丁堡大学历史专业毕业后,她先后在J.P。摩根公司及风投基金工作,还曾任职财经记者。她的政治生涯则始于2005年,2010年英国大选起她担任英国国会东萨塞克斯郡黑斯廷斯和拉伊选区下议院议员。

“无论是在低碳经济、核能领域还是今年年底的巴黎气候大会上,英中两国之间有大量的合作机遇。” 安布尔·拉德直言,她此行希望深入了解中国低碳经济的发展现状,并与中国能源领域的重要人物和政府官员见面,进一步深化英中两国在这一重要领域的联系。

“2015年对于英中两国来说是一个黄金之年。”上任仅两月有余的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大臣安布尔·拉德充满信心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

“取消了政府补贴,风电等清洁能源仍会持续繁荣”

“对于我们部门来说,我并非新人,但确是第一个女性,也是第一个掌管此部门的保守党党员,这意味着很多机遇。”安布尔·拉德对《中国经济周刊》直言,在任期内她希望达成三大目标,“我希望能够领导能源与气候变化部保障英国的能源安全,因此我们必须使能源来源多样化,有信心确保为每个人提供足够的电力供应;同时,尽量降低家庭和企业的能源费用,真正‘从金钱中获得价值(get value from money)’;此外,保证提供的能源尽可能地低碳环保。”

人事变动往往与政策调整形影相随。自安布尔·拉德就任以来,英国能源领域政策已经出现调整:6月底,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宣布,自2016年4月1日起提前取消陆上风电补贴;7月22日,该部表示将进一步削减可再生能源项目补贴。

这引起了英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反弹。数据显示,得益于可再生能源补贴,过去一年,英国太阳能发电量增长了60%。该政策甚至引发了欧盟委员会对英国政府能否完成其减排目标的担忧。

“我们希望企业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政府补贴在市场立足。”拉德直言,“如同中国的能源局一样,我们希望支持英国清洁能源的发展,但至少在一个合理成本的基础之上,顾及纳税人和消费者的利益。我们会继续保证对低碳经济的扶持,确保陆上风电及光伏的发展,但是以尽可能小的补贴。”

拉德称,她相信英国太阳能和光伏行业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也能够持续繁荣。

在发展太阳能和风能之外,核电也是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发展清洁能源的重要板块。然而,随着旧核电站在2020年中期迎来“退役潮”,装机总容量预计将会减少。新的核电建设将用来维持其能源结构中核电的份额。

拉德表示,在投行的工作经历令她体会到,理解金融在能源领域的作用至关重要,“必须搞清楚补贴究竟去哪儿了,谁在买单,为什么买单,如何保证补贴到位,让消费者负担不会过重,确保从经济角度理解能源是如何被买单的。”她说。

“去年英国GDP增长了2.5%,同时减少了8.3%的能源消耗。”拉德表示,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与解决能源短缺这两个目标可以兼顾,但必须确保在发展低碳经济的时候付出尽可能小的成本。她为《中国经济周刊》提供了一组数据,2014年,可再生能源消费占英国总体能源消费的7%,其中,可再生能源占英国发电量的19.1%。可再生能源发热总量同比增长达4.6%至2730 ktoe(注:ktoe为千吨石油当量);用于运输的生物燃料使用量增长了14%,至1243 ktoe。

“投资者会意识到英国致力于发展清洁能源。”拉德说,“这也是我们能够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取得成果的一个原因。私营部门会意识到,整个世界都对发展清洁能源非常认真,他们将会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过去10年,英国私营部门已经在低碳经济上投入了480亿英镑,仍有更多的钱正在涌入这一板块。”

“中国将在英国新的核反应堆建设中起重要作用”

2014年,在中英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十周年之际,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英国进行了访问,其间中英双方共签署了数十项政府和商业间协议,总额超过300亿美元。

今年以来,英中双方合作进一步加强。2015年3月,英国在西方国家阵营中率先宣布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投行,引领德、法等西方国家跟进。

今年5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今年10月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如今,距离习近平主席访英有近两个月的时间,英国方面已经开始了大量的前期准备。

“2015年对于英中两国来说是一个黄金之年,”安布尔·拉德称,“我们对习主席的来访十分期待,并为此感到兴奋。我们希望习主席的访问取得圆满成功,希望在习近平主席访英之后,双方能够达成一些协议,发表一些共同声明。”

具体到能源领域,中英的合作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据安布尔·拉德介绍,目前,英国每年投入约480万英镑,与中国就低碳、清洁能源和绿色金融等领域的77个项目展开合作。迄今已在中英能源研发项目投入逾4000万英镑,为亚投行“气候变化和碳捕捉与封存技术(CCS)倡议”贡献了3500万英镑。此外,在英国政府国际气候基金(International Climate Fund,ICF)旗下设立的气候PPP平台(Climate 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中投入了1.1亿英镑。

安布尔·拉德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她希望在习近平主席访问期间,双方能就辛克利角C 核电项目签署协议最终做出投资决定,使其成为英国25年来第一个新的核电厂。

英国的辛克利角C 核电项目已于2014 年9 月得到欧盟批准,目前即将启动建设,该项目将由法国电力集团(EDF)和中国核电企业(中核及中广核)联合投资。

“辛克利角C将会成为其他更多项目的一个起点,在未来数年内,英国将会致力于推动新核反应堆的建设,我们相信中国将会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安布尔·拉德坦言。

由此看来,中英核电领域合作新的窗口正在打开。除辛克利角C项目之外,由中广核牵头的中国企业参与英国新建核电项目的开发与建设,有望在布拉德韦尔(Bradwell)项目上落地。

“希望今年底巴黎气候大会上,各国都提交自己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

今年12月召开的巴黎气候大会,如今已经进入倒计时。会议旨在完成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提出的目标——达成一项抑制全球气候变暖的协定,确保地球升温不超过工业革命前2摄氏度。

7月31日,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安布尔·拉德表示,与中国协调气候变化议题,是她此次访华的最主要目标。她说:“今天是我抵达中国的第二天,昨天我的行程非常密集,有许多令人欣喜的会谈,与中方的沟通非常成功。此行让我感到非常欣喜,也对年底的巴黎气候大会感到非常乐观。”

据安布尔·拉德透露,在与中方沟通时,双方具体探讨了能否在巴黎气候大会达成协议并生效后,建立一个每5年一次的检讨集体碳减排影响的机制。“在这一问题上,我和解振华代表达成了一致。” 安布尔·拉德如是说。

在历次气候大会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立场和分歧,是阻碍广泛协议达成的主要矛盾所在。由于发展阶段的不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究竟应该如何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上难以达成共识。在这一问题上,是不分发展阶段都应遵守同样的义务来减排和提供融资,还是坚持各国需按照历史责任和目前发展水平,承担不同义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立场截然不同。

“各国之间缺乏互信是巴黎气候谈判的难点。” 安布尔·拉德称,而改变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尽可能地公开透明,“希望各国能够尽可能直接提出自己的‘国家自定贡献预案’(INDCs)。我和解振华代表都相信,尽可能提高各个环节的透明度,是解决问题之道。”

今年6月30日,中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根据文件,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

安布尔·拉德对中国为巴黎气候大会所做努力表示了赞赏,“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中国这么早就提出了自己的INDCs,希望其他国家也能紧随中国之后提出自己的自主贡献方案。”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凌虐案中国留学生被判无期?

和中国历史上最早一批留学生容闳等人不一样,今天的留学生很多只是父母意志下的遵命留学,和弊病丛生的中国教育体制下的被迫出走。漂洋过海赴美留学,以“无期徒刑”剧终。这固然是当事人的个人悲剧,但它折射出来多面性的中国问题,我们也实在不能视而不见。


中国刑法亟需弥补鸡奸罪漏洞

同性性行为是人类常见性行为现象,当这种行为采取非常手段实施,也就超越出了道德范围,属于了犯罪。至于这种犯罪行为是否由法律所界定,则意味着立法智慧水平。就中国而言,当代刑法对此没有界定,实在是太不应该。


少林,还有多少人把你敬仰?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电影《少林寺》里的僧人觉远戒情戒欲,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而现实中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却违反寺规,连基本僧人的守戒律都无法做到,少林还以何为少林?假如举报属实,一个方丈却与女性通奸,还私生子,释永信对得起“少林寺”这三个字?


为啥军转干部爱机关?

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公务员的薪酬一涨再涨,而国有企业改制后下岗职工一时成为那个时代的热词。两两一PK,反差立马拉大。不少人挤破脑袋往机关钻,这一钻,凭的是“后门”和“路道”,显然不是真才实学。有些人,进机关就是想混日子的。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